第32第9章 恩赐

作品:《温情王爷的贴身狂妃

    “那皇太子,需要我们做一点什么么,需要派人盯着轩王爷么,以免他做出来什么对您不利的举动!”张忠非常敬业的问道。

    皇太子心中有一些叹息,要说起来使唤的顺手的人还是这个张忠,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人,很多事情自己不用说他就会办的很妥善的,要是没有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真的不想把它除掉。

    “这个还不需要,衡子轩这次没有带着权利来,只不过是来监视我的而已,只要我这段时间没有犯错,就一点事情也没有,你也帮着我约束一下这些人,不要让他们随便的出来惹事,知道了么?”皇太子嘱咐的说道。

    张忠自然是满口答应,只要是皇太子安排下来的事情,张忠绝对是非常忠诚的履行好了每一个事情。

    皇太子考虑的说道:“这次回来了,其他的事情我倒是没有想到,我只是好奇允荷郡主为什么会呆在丰城不走了,她在丰城有什么亲戚朋友么?”

    张翰听到了皇太子说起来了这个,就全神贯注的听了起来,他对于曼紫萱真的是垂涎已久,这样的人家极品一样的美人真的是让人心痒难耐啊,以前也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让自己罢手自己才不动手的,现在听皇太子说起来了当然是要认真的听听了。

    张忠知道皇太子肯定是要问起来这个事情的,其实连自己的都觉得奇怪,他一个郡主,不在京城好好的呆着混吃等死,好好地跑到了这样偏远的地区来做什么来了,难道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么?

    所以张忠派人调查了很久,不过一直都不知道到底是曼紫萱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最后也只能是无奈的作罢,听到了皇太子询问起来了,他马上瞎编的说道:“允荷郡主现在年纪不小了,家中的人又逼着她成亲,所以他就躲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曼紫萱在这里留着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但是现在没有办法找别的借口,只能是那这个来充数了,要是不对的话自己也只能说是空穴来风,所以听错了这样的糊弄过去就可以了。

    不过皇太子对于曼紫萱比较的了解,知道他现在的年纪的确是比较的偏大了,家里的人催促她重新结婚也是正常的,并且他在宗人府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曼紫萱的姐姐曼爱琳把他的丈夫抢走了的消息。

    那个时候自己还高兴了很长时间,曼紫萱这个作恶多端的妖妇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真的是报应不爽!

    皇太子现在想起来了曼紫萱就恨得咬牙切齿的,但是现在又真的拿曼紫萱一点办法都没有,以前的时候曼紫萱一点爵位都没有自己都拿他没有办法,现在曼紫萱更是混的飞起,摇身一变成为了郡主,自己想要动她是更加的困难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曼紫萱这个仇自己要是不报的话非君子!

    其实皇太子以前的时候为人也算是比较的好的,相对的对于为人处世都有一国储君的风范,但是逐渐的增长的权利让他现在变得目中无人,整个人也好像是脱胎换骨一样的变得比以前邪恶的多了。

    衡子轩是亲眼看着皇太子一步一步的从以前的那个善良宅心仁厚的大哥变成了现在这种如同恶魔一样的昏君,简直让人心寒。

    不过皇太子现在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想了想说道:“曼紫萱最近还有什么动向么?”

    “我对允荷郡主并没有多打听什么,他也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在丰城按了一个家而已,要是皇太子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的话,我会派人打听的!”张忠猜出来了皇太子的心思,所以马上投其所好的说道。

    皇太子哈哈大笑的说道:“呵呵,张忠啊,张忠,你这个家伙一直都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但是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不要让人发现了,我不想和允荷郡主在这个时候闹僵了!”

    因为皇太子和曼紫萱的过节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让皇太子惊讶的是曼紫萱在自己来丰城之后竟然不准备逃走,而是安然无恙的竟然在丰城做起来了生意,这个安定的样子让人很怀疑。

    以前的时候皇太子也算是一个天真烂漫,一点都不知道事情轻重的是年轻人,但是现在他多少也有了一些属于自己的警觉,所以察觉到了曼紫萱没有仓惶逃窜,估计是知道了曼紫萱有了一些应对的办法,自己不能掉以轻心了。

    曼紫萱只是稍微的一出手就已经把自己丢进宗人府住了一年多,要是自己在一个不小心中了他的道,那自己这次可就不是住一年两年就能解决问题的了,所以皇太子也算死比较激忌惮曼紫萱的了。

    张忠连忙赔笑的说道:“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皇太子不想把整个吃饭的时间都用来和他们谈论曼紫萱和衡子轩这些事情上面,所以几岔开话题谈了谈最近几年外面的变化,自己虽然这几年在宗人府也有一些消息传递进来,但是相对起来肯定是知道的并不全面。

    张忠开始给皇太子讲解起来了这几年局势的变化,这些都是他平日里仔细的打听出来的事情就是为了能够以防不时之需,张忠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不喜欢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保管,所以什么事情都是她亲力亲为的。

    皇太子听说现在老三成了最有可能争夺皇位的人,心中想着自己当时的那个时代还真的是过去了,现在三皇子的人望竟然能有如此之高,三皇子是一个草包,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之可惜的是这个草包有一个很厉害的舅舅。

    镇南大将军谢爽老将军这几年可是出尽了风头,朝廷也非常重视海防,真的是一人得道鸡全升天啊!

    看着皇太子理所当然的样子,张忠其实坐在那里有一些事情不太明白,只是因为这些事情有一些不好说,所以不知道自己说了之后不会遭到皇太子的猜忌,所以犹豫了一下。

    而坐在那里的皇太子正在闲谈,忽然看见张忠面带疑虑不说话了,反问道:“怎么了,看起来好像是很好奇的样子?”

    张忠终究还是占据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因为自己现在越是搜集情报,对于这件事情就越加的奇怪,还是问道:“皇太子,末将想要问一下,其实如果论战功和本领来说,衡子轩王爷仅次于您,为什么皇上不考虑他呢?”

    皇太子听张忠这样说,摆摆手说道:“你也不用讨好我,要是轮本事来说,我比老三厉害那是很正常的,但是和这个衡子轩比起来,我差他太远了,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父皇现在可是防贼一样的防着他呢!”

    这就是张忠更加奇怪的地方了,自己从各个地方调查回来的信息也是这样的,没想到皇上对于衡子轩非常的防备,这个很不解,衡子轩为人低调,还没有到了那种功高震主的地步,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平等的待遇呢?

    “这些本来是宫中隐秘的事情,不方便对你说的,不过既然你问起来了,我就给你解释一下!”皇太子并不是非常在意的说道:“其实衡子轩虽然在皇子之中排行老四,但是她并不是我们家的人!”

    张翰本来听他们说这些觉得倍感无聊,但是就是这一句让他马上提起来了兴趣,四皇子竟然不是皇家的人,那这个四皇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拜相封侯,这是怎么回事?

    皇太子看着两个人好像都非常关注接下来的事情一样,笑着说道:“这个衡子轩其实是上一个皇上留下来的遗孤,她和我父皇其实是叔侄的关系,我父皇对他这个侄子的本领也是忌讳万分,但是休战年间,朝中无大将,必要的时候还是想要用他的!”

    张忠手中拿着筷子在她发愣的时候掉在了地上,他马上又从新的捡了起来有一些反应不过来,这简直就是太邪门的一件事情了,没有想到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自己真的是没有想到是。

    大家对于几十年前的政变都有所了解,上一代皇上驾崩,身为王爷的当今皇上发生了惨烈的朝阳门政变,那一晚传说中杀的昏天暗地,早晨路过紫禁城的人们看到了护城河里面的水都是猩红的。

    而自从那一夜开始。

    原本的皇上已经面南背北。

    登基坐殿了。

    这样以前的王爷成了现在的皇上。

    而衡子轩就是在那一年出生的。

    本来这都是皇家打的头破血流的事情。

    和百姓无关,只是茶余饭后有一个谈资而已,但是很明显的那个衡子轩就是前朝皇帝的遗孤,没想到的是过继给了现在的皇上当儿子。

    这虽然不是杀父之仇,但是夺走了原本属于衡子轩的江山,这衡子轩怎么能够善罢甘休?

    张忠连忙捡起来了筷子从新换上了一双试探的问道:“这件事情是衡子轩知道么?”

    “哎,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我觉得现在的衡子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了,你说按照他的这个本事已经是远远地超出了我们兄弟间所有的人能力范围之外,但是我父皇一直对她视而不见,这本身就是一种反常!”

    皇太子对于自己的能力很清楚的。

    这样隐秘的事情要不是皇太子这样说出来的话。

    自己真的是全都不知道。

    张忠就好像是一下子能够想明白了很多东西一样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请记住小说温情王爷的贴身狂妃 最新章节 第32第9章 恩赐网址:https://www.7v55.com/82/82270/49423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