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监狱(1/2)

作品:《春风1991

同一天,南港监狱会见室里,刘义堂正在和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女人见面。此时的刘义堂不复往日的容貌了,一头白发赫然出现在他的头上。

当时刘耀宗被击毙的消息传进来后,刘义堂一日白发,真的应了那一句白发人送黑发人。刘耀宗是他的独子,死了之后意味着他们刘家绝后了。

这对刘义堂来说,几乎等于是灭门之恨。

那个女人戴了一副墨镜,她摘下墨镜,沉声说,“说吧,我欠你的,这一次回来我还给你。”

刘义堂很平静,盯着女人,“唐慧,当初如果不是我,坐牢的就是你,支立原也逃不掉,你还能有今天?”

“以前的事不用说了,唐安也被判了十八年,我们唐家也付出代价了。”唐慧低声说,“这次回来我不想翻旧账,老刘,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的事情再翻出来说没什么意思了。”

刘义堂冷冷地说,“你以为你入了马来西亚籍就万事大吉了?只要我拿出证据证明新富投资的资金是你当初贪污的公款,你应该知道是什么结果,你还想赚钱?”

“你不用威胁我,我既然过来见你就不怕你威胁,我是念在当年的情分。我刚才说了,这个情我还给你,从此以后你我两清。”唐慧说,“说吧,要我做什么。”

刘义堂低声说,“害死我儿子的是姚振华的儿子姚远,帮我把他杀了。”

“谁?”唐慧眉头一皱。

刘义堂说,“姚振华是压榨车间的工人,他儿子姚远是当年的高考状元,你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有点印象,但是,你知道我不会帮你做这种事的,这是犯法的。”唐慧说。

刘义堂突然面孔狰狞起来,“别搞得自己多清高一样!方国正是怎么死的不用我提醒你吧!”

唐慧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刘义堂,你早就想到今天了?”

“和你们打交道,我不得不留个心眼。西海糖厂从1978年开始就出口创汇,当时你还在县团委,借调到糖厂当翻译,你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从公款里拿钱了,而且都是外汇!你以为我不知道!”刘义堂冷冷地说。

“整整十年,西海糖厂出口创汇上亿美元,可是糖厂的亏损却越来越大。唐安是怎么当上的副厂长不用我说了吧?你正式调到糖厂后不到两年,当时的会计师方国正突然因病死亡,这里面有什么关系,需要我提醒你吗?你以为事情做得很隐秘?”

唐慧有些慌乱了,稳了稳心绪,道,“刘义堂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觉得有人相信你吗?我是外籍人士,大不了生意不做了回马来西亚,你能奈我何?”

刘义堂忽然一笑,冷冷的笑,“我掌握的证据足以让你家破人亡,是,你可以回你的马来西亚,有本事一辈子不回华夏。”

不是看到华夏市场巨大的潜力,唐慧是绝对不会回来的,这个利益熏心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怎么可能会放弃华夏大陆市场。

而且,唐慧回来不仅仅是为了生意。

刘义堂冷冷地说,“你无所谓,你女儿也无所谓吗?你儿子无所谓吗?”

“什么儿子,刘义堂你什么意思!”唐慧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刘义堂冷哼着道,“如果支立原知道你在外面给他生了个儿子,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唐慧盯着刘义堂看了好一阵子,咬牙切齿地说,“刘义堂,你真是用心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呢。”

“彼此彼此。”刘义堂冷声道,“你的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原本不想说的,但是现在我不在乎了。”

唐慧狠狠地盯着刘义堂,怒极反笑,“很好,很好,刘义堂你真行。”

她站起身就要走。

“下次探视我要你给我确切的答复。”刘义堂沉声道。

唐慧再一次狠狠地看了刘义堂一阵子,转身离开探视室。

监狱大门外,支立原站在车边抽烟,司机坐在驾驶座上。这是一辆黑色的右舵奔驰s级,是从香港入境挂上外商牌照的车,辨识度非常高。

看见唐慧出来,支立原扔掉烟头迎上去,低声问,“怎么说?”

唐慧面无表情地说道,“他儿子死了,整个人都变了。”

“他想怎么样?”支立原问。

唐慧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要我们替他报仇。”

“总不能……总不能替他杀人吧?”支立原急了。

唐慧反问,“那你说怎么办,他手里有证据。”

“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又是外籍人士……”支立原皱眉说,

唐慧看着支立原,“那你就永远别想回来了,那是几百万美元,他要是真的拿出证据来,公安局的人一样会抓人,起码华夏这边的生意永远别想做了。”

“他,会不会是他在使诈?唯一知道全部真相的方国正已经死了,他又怎么知道当时的情况?”支立原说。

唐慧沉声说,“他知道方国正的事。”

“什么?”支立原大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春风1991 最新章节第514章 监狱,网址:https://www.7v55.com/213/213645/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