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盛大典礼

作品:《乡村首富

    首都的天空。

    今天,很蓝很蓝。

    蓝得透彻,就像一汪碧水,澄澈,干净,一望无际。

    十月一日。

    这是一个令人激动人心、无比兴奋的日子,在这一天,伟大的共和国迎来了她五十岁的生日。

    时钟敲响,礼炮齐鸣。

    万花齐放,成千上万只白鸽带着无数中国人对未来美好的的祈愿和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的希望飞上蓝天时,整个天地间已经变成了一片喧嚣的海洋。

    肃穆。

    庄严。

    威武。

    雄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伴随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奏响了,透过远处的苍穹,透过五颜六色的花海,透过藏在蓝天白云后的时光与空间,似乎看到了遥远的过去,中国人为建立新中国浴血奋战,齐心协力的光辉和荣誉。

    在城楼下方的观礼台处。

    角落里,张晨默默地看着远处欢呼沸腾的人群,心潮澎拜,难以掩饰的激动都一一写在了脸上。

    如果不曾亲临现场,他很难想象会是这样一种感觉,似乎所有人都在欢呼,都在呐喊,都在用尽全力呼喊出最强的内心之语,汇成一句话,汇成一个心愿,汇成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最崇高而又最伟大的信念。

    对美好祖国的祝愿,对民富国强的一种美好渴望。

    五十年。

    这是一个短暂而又漫长的时间,之间的缝隙很肥,时间很纤瘦,时光慢慢地在之间的缝隙里流逝,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个五十年在不经意间,写在了城墙上,刻在了大地,化作沧桑,化作古迹。

    当然。

    这一切跟张晨都没有了多大的联系。有的只是在闲暇之余凭吊古人遗迹。

    观礼台上的人并不多,但是绝对不在少数,密密麻麻的透不过风来,说不多那是跟广场下方黑压压的人群相比。

    第一次身临其境。总有些兴奋,即使是张晨早已经从网络上观看了各种庆典仪式,但是五十周年的国庆庆典,这本身就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所以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都有了极大的突破。

    一整套流程走下来,到了检阅各种方阵的时候,张晨发现其实头顶的太阳已经晒得有些不行了,但是很显然,四周的人群似乎热情仍然不减。

    抬眼看了一下身边自家老头子,果然,似乎这一代人对国庆庆典还是有着极深的情感在里面,看得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环顾四周,他几乎上也很难找得到一个年纪跟他相仿的人来,上至白发苍苍的老爷子。下搞不好就是他了,毕竟能够登上观礼台的人就那么些,名额不多,自然也就有了限制。

    整个典礼持续的时间较长,等从观礼台上走下来的时候,张晨只觉得自己两个腿都有些打颤,等回到首都饭店,一屁股坐在饭店餐厅的沙发上,整个人就跟累瘫了差不多。

    折腾了好几天,事实上为的也就是这么一天的功夫。当然,他还是很清楚,这个典礼的重要实上已经超出了很多的外事活动,这几天在首都到处都能看到迎接外宾的车队。

    的游人简直就是爆棚。前几天他陪着自家老头子出去逛了一圈,差点就愣是没有被人群给踩死。

    但是这一次的首都之行,收获是主要的,甚至有些意外。

    马盟主并没有接受张晨提出来的投资方案,这并不意外,事实上任何一个企业的创始人都不会是傻子。

    融资一半的股份在一个新生企业进行第一次融资的时候是很少见甚至几乎见不到的。失去一半的股份同时也就意味着极有可能会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这对一个新生的企业来讲是很致命的。

    考虑到后来还会进行新的融资,所以首次用于融资的股权合理的情况下应该要少于一半,事实上这也是本来就应该出现的,如果不是张晨的出现,企鹅给盈科和的股份也只会是百分之四十。

    所以在张晨提出条件之后,马华腾考虑得很细致,也很周全,其实在他心底,自然是早就有了通盘的考虑,而且方案绝对不止一套。

    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是他的底线。

    张晨之所以给出要融资一半股份的初始条件,事实上也是在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留余地,既然是谈,就应该有谈的余地,不可能是一口咬定一锤定音。

    所以最终尽管马华腾提出只肯融资百分之四十,但是张晨仍然维持了四百万美金的高价,所换取的只是一个信任和口头的承诺,下一次需要融资的时候希望仍然可以考虑他。

    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讲,但是张晨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自然知道这个可能其实是很低的,因为一旦他手中掌握的股份超过百分之五十,那么腾讯无疑就落到了自己手中,不要说马华腾本人了,就是他的团队都不一定可能答应。

    所以为了取得双方的信任,两人在草拟的投资意向书中就明确用条文规定了,下一轮融资张晨将会继续具备优先权,但是公司的管理权,将会仍然有马华腾掌握,张晨不得以手中的股权为由,强行更换公司的管理人。

    这实际上是一种利益交换,两人对这一点都是心知肚明,所幸的是张晨压根就对管理权没有兴趣。

    跟当初和马云签订阿里的投资意向书是同样的道理,在腾讯将来必定会成为互联网界巨头这个已经既定的事实的情况下,张晨怎么可能还会多此一举去寻求公司的管理权这个相对来说比较鸡肋的东西。

    以白湖湾集团在商业广场和国内房产市场上的潜力,将来并不一定会比这两个产业要差,张晨也根本就没有必要舍本逐末来管理两个自己完全不擅长的领域的企业。

    倒不如索性放开,坐等收钱来得舒服。

    所以签订这样一份合作协议,无疑就是两人一拍即合的事情,可以说是顺水推舟毫无压力。

    但是与此同时,张晨的另一外一个要求却令马华腾迟疑了。

    众所周知的是,马盟主是土生土长的深市人,就连当年上大学也是在本市而没有选择其他的地方,所以尽管没有明确地说出来有关于马盟主是否有恋土情节,但是终归还是在家门口。

    改革开放已经二十余年,从当年南巡领袖一手制定在这样一个小渔村开辟经济特区,进行改革开放的试点到现在,深市无论是经济规模还是城市的发展速度都可以说是创造了国内各种先例。

    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一面活着的旗帜,一面证明改革开放的方针和政策是正确的伟大旗帜。

    自然,在这样一个地方,要经济条件有经济条件,要政策环境有政策环境,甚至要市场有市场,而且还毗邻港澳地区,可以说外部环境那绝对是极为优越的。

    最重要的是,他本人是深市人。

    所以当张晨提出,腾讯集团的总部必须在年内,最迟不得晚于明年上半年就要迁往南江省白鹤经济特区时,他迟疑了。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有些不舍。

    但是张晨的话又有些令他动心。

    不对,应该是十分动心。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在最近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家都没有在设立经济特区,甚至连这个提法都没有。

    就像后来民间炒得火热的增设直辖市是一个道理,能够在这个时候被增设为经济特区,无疑是有着极为巨大的潜力甚至各种优越的条件在内,才会得到如此殊荣。

    原本共和国从高层到基层,基本上是没有人认为会有这种可能的,但是白鹤的横空出世的确震惊了很多人。

    马华腾也曾经一度密切关注过这个地方,根据新闻上所说的,白鹤作为极有可能是全国唯一一例自行进行农村经济改革,探索改革发展道路并取得成功的经济特区,在将来极有可能会发展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新型改革城市。

    虽然一开始设立经济特区时极为意外地被委托给南江省委省政府进行管辖,而且行政级别也局限在副厅级地区,但是中央下发的文件里,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对白鹤将来是否会升级为省部级城市这个问题中央的决定是留有余地的。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将,即使没有亲自去过白鹤这个地方感受过,但是马华腾也清楚,白鹤的潜力势必不会比深市要小,而且作为新生的城市,白鹤的各种整体规划也将会更优越。

    最重要的是,张晨描述的那个网络城市的雏形,这个东西,才是真正让马华腾痴迷的所在。

    世界上第一座集计算机互联网技术的研究、开发、生产经营与产业发展的城市,甚至在将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世界互联网中心的圣地。

    这个诱惑,难以抵挡,也无可抵挡!

    不得不说,马华腾动心了!

    但是张晨并不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且他相信,强扭的瓜不甜。

    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马华腾在这次从首都回深市时顺便去白鹤走一遭然后再决定。

    首都事了。

    张晨的下一站便是深市。

    到时,两人可以再继续谈这个问题。(未完待续。)</>请记住小说乡村首富 最新章节 第204章 盛大典礼网址:https://www.7v55.com/21/21130/50573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