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流民(1/2)

作品:《阴影王权

“好了么?”婕米尔睁开眼,有些着急地问道。

艾德便在心里问了一句:“格莎小姐?”

“嗯,谢谢你,艾德先生,”

格莎的声音和上一次见到时截然不同,格外清亮干净:“平时我会留在你的手掌中,晚上可以出来,待我们之间的……亲和度足够,我就能凝成实体,在白天自由活动。”

“了解。”

艾德简单道,把格莎的话和婕米尔说了,小女孩儿立刻高兴地跳起来,原地转了好几圈,银铃般的笑声格外动听。

与此同时,艾德敏锐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英魂也微微雀跃起来,似乎在和婕米尔互相呼应。

格莎的声音也在这时传来:“你感觉到了?”

“是,你们有……心灵感应?还是别的什么?”艾德好奇道。

“是英魂和宿主之间的灵魂呼应,我和婕米尔结合时间太长了,如果不早点分开,将来婕米尔或者身体虚弱而死,或者因为我的消散而死去,”

格莎缓缓道:“幸好拉玛护佑,在这时候遇到了你,这样既能减弱我们之间的灵魂呼应,救下婕米尔,也不会影响你艾德先生你的身体,因为用不了几个月,我就会彻底消散。”

艾德认真倾听,同时也在思考。

对与英魂这种“东西”,艾德所知的全部来自游戏资料和其他玩家的帖子,没有亲身体验过,不过按照艾德所知道的,至少和格莎所说的这些没有矛盾。

艾德思索的同时,格莎的身影已经再次出现,向艾德微微颔首后,便和婕米尔一起走到一小片空地上,开始第一次正式交授婕米尔锦。

婕米尔拿的是艾德那把短剑,举手投足间颇有章法,就像那次月夜舞交样,或许这么多年来,格莎本身的解已经在无形中教给婕米尔不少东西。

格莎则一脸专注,没了平时对待婕米尔的温柔,确认代之的是一副严师面孔,艾德突然想起多姆莱斯说过,当年的格莎被称作“剑痴”,再看女娇现在的样子,艾德不由一笑。

……

一夜的时间,在格莎一丝不苟的讲解中悄悄流逝。

艾德也没闲着,一直锻炼身体,俯卧撑、开合跳、仰卧起坐……一直坐到筋痞尽,然后喝浓缩的暗色魔药缓缓恢复体力,如此往复。

第二天天还未亮,艾德便站起来,到另一边看了看婕米尔,小女孩儿盖着厚厚的毯子,依偎在黑珍珠的肚子旁边,睡的极香。

“高岭马躺着睡觉的?”艾德有点儿疑惑。

昨天侦查时,艾德已经确认四周很大范围内都没有僵尸,所以留下兵王保护婕米尔,在黑暗中独自出发狩猎。

艾德的视力在黑暗中比白天好的多,比如百多米外,那只正在警惕地四处观察、偶尔低头吃草的兔子。

艾德握着弓箭小心迂回地靠近,尽量躲在兔子视野之外,这时候哪怕多花上2分钟,也不能莽撞地往前跑,那样的话,没等目标进入弓箭射程,对方就该发现你了。

艾德半蹲在一棵树后,举起长弓用扳指别住弓弦,一直保持这个动作,静静等着兔子离开枯草丛的那一刻,有个好的射击视野。

“艾德先生,我想我知道为什么黑珍珠会对你反感。”格莎轻轻的声音传来。

“洗耳恭听。”艾德在心里道,目光一直没离开兔子。

格莎继续道:“我对智慧生物的情绪和心理波动比较敏感,如果对方不抗拒,我就能了解的更多,黑珍珠是纯种高岭马,她对骑手身上的杀气特别敏感。”

“还有这种说法?”艾德挑了挑眉毛。

“是,”

格莎很笃定道:“像朵拉小姐和婕米尔这样心性纯良的女孩儿,高岭马非常乐意亲近,但是艾德先生你……”

“我不是好人,是吧?无所谓了,反正以后我不会骑她。”艾德嗤笑一声道,一匹破马还有脾气,你要是条龙我没准儿还能忍忍。

格莎听出了艾德话里的不屑,便沉默下来没再出声,艾德心里倒是多想了一层,格莎对高岭马这么熟悉,难道以前也骑过?

远处的兔子边吃边挪地方,终于在草丛边缘露出了大半个身子,艾德果断一松弓弦,羽箭“嗖!”的笔直射出,将小兔子射了个对穿。

艾德快步走过去,攥着箭羽把兔子提起来,就在这时,艾德心中突然一动,猛然转头看向营地的方向,与此同时,格莎急切的声音也在脑盒响起。

“婕米尔有握!”

……

营地所在的洼地。

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些穿着破烂的流民,这些人看起来异充魄,浑身脏污,慢慢围过来,有些贪婪地望着洼地中央的婕米尔,还有仍在燃烧的篝火旁,那事的多半只野鸡。

旁边不远处,兵王和黑珍珠分别被困在厚厚的渔网里,黑珍珠后腿受了伤,旁边几个人压着防止兵王逃跑,另几个拿棍子和木叉疯狂地捅兵王的脑袋、脖子,地上很快流了一大摊血。

在不远处,一个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阴影王权 最新章节第48章 流民,网址:https://www.7v55.com/19/19421/57.html